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投稿 > 正文

冰湖雪战(11处特工皇妃冰湖后重逢)

编辑:baikezhishixiaobian 时间:2022-06-08 阅读量:63

冰湖雪战(11处特工皇妃冰湖后重逢)

事实上,宝剑骑士团一直对于与条顿骑士团合并之后被迫放弃爱沙尼亚十分不满,他们也害怕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二世没收自己的财产,又觊觎更多的土地。瑞典国王埃里克十一世(1222-1250年在位)也参加了这次十字军远征,瑞典军队沿着芬兰湾北岸东进,征服了当地的部落,企图将瑞典王国的势力范围扩张到这一地区全境(这里是欧洲最高档的毛皮出产地)。

冰湖雪战(11处特工皇妃冰湖之战)原创红木之家Xin仔2021-05-23 04:00

13世纪的诺夫哥罗德是罗斯地区最大的城市,这也是一个商业共和国。但是在13世纪的诺夫哥罗德面对的是东方和西方的双重威胁,东方来的金帐汗国已经占据南俄草原,所以诺夫哥罗德的粮食全靠从西方进口。但是野心勃勃的教宗特使摩德纳的古列尔莫也企图发动对诺夫哥罗德的十字军远征,消灭东正教最后一座罗斯堡垒,统一基督教世界。就算失败,也可以趁机除掉该地区一些心怀不满分子。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这场北方十字军东征直接拉开了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卫国战争序幕(1239-1245),正中间就是楚德湖,这个湖所在位置就是今天爱沙尼亚和俄国边境,爱沙尼亚语名字是佩普西湖

1240年,瑞典军队占领了涅瓦河口,涅瓦河是一条从拉多加湖流出的水道,船只逆流而上取道沃尔霍夫河就可以抵达诺夫哥罗德(注:拉多加湖是俄国西北部卡累利阿共和国列宁格勒州的淡水湖,欧洲第一大湖,世界第15大湖)。来自立窝尼亚的十字军渡过了纳尔瓦河向普斯科夫发动进攻。“卡尔·比耶”和芬兰高级教士托马斯主教率领瑞典军队进军,威胁要阻止诺夫哥罗德共和国购买西方的粮食(注:卡尔·比耶,约1210年出生,1266年去世。是瑞典王国历史上重要的奠基人,他领导了第二次瑞典十字军,确立了瑞典王国在芬兰的统治。传说他建立了斯德哥尔摩城,他的头衔是瑞典公爵。托马斯是历史上第一位有记载的芬兰主教)。吕贝克和维斯比的商人不愿意为了瑞典国王的利益牺牲自己的利益,所以瑞典王国要封锁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唯一办法就是控制所有河流的入海口。诺夫哥罗德商人们明白自己受到了威胁,于是邀请不久前离开这座争吵不休的城市的年轻公爵亚历山大,请求他赶走瑞典军队,保卫连接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和西方的生命线。亚历山大压住怒火,带着他麾下那些技艺娴熟的弓兵返回了诺夫哥罗德共和国。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亚历山大·涅夫斯基 Александр Невский ,生1221年5月13日~卒于1263年11月14日(42岁)。从1236年到1263,他先后三次担任诺夫哥罗德大公,1246年就任基辅大公,1252年被授予“弗拉基米尔的伟大王子”称号,1547成为东正教册封的第一位圣徒。实际上他的本名应该叫“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他是雅罗斯拉夫二世的次子,雅罗斯拉夫二世曾经是基辅和诺夫哥罗德的统治者。“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在15岁那年应诺夫哥罗德共和国邀请担任大公。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势力范围

诺夫哥罗德军队和瑞典军队在涅瓦河和伊若拉河交汇处对峙,瑞典军队有5000人,诺夫哥罗德军队有1400人。“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不等全部人马到齐,他就通过战前分析和瑞典军队位置的把握,根据准确情报决定在1240年7月15日这一天利用大雾弥漫隐蔽行军,然后向瑞典军队发动突然袭击。瑞典军队被杀的措手不及,溃不成军,“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亲自带头冲锋,用长枪刺伤瑞典军队主帅“卡尔·比耶”的头部,诺夫哥罗德军队仅仅战死20人。涅瓦河战役的胜利让“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被议会授予“涅夫斯基”的称号。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涅瓦河战役-瑞典军队和诺夫哥罗德军队交战

诺夫哥罗德一位编年史家记载了这场战役:瑞典人在他们的统治者和主教领导下来了,他们停在伊热拉的涅瓦河河口,企图占领拉多加湖,或者说占领诺夫哥罗德以及整个诺夫哥罗德省份。但最仁慈最善心的上帝,爱世人的上帝,又一次挽救和保护我们。外国人没有上帝的佑助,再怎么样都是徒劳。消息传到诺夫哥罗德,说瑞典人要去拉多加湖,亚历山大公爵率领诺夫哥罗德和拉多加湖的人们没有耽搁,立刻迎战,并凭借圣索菲亚的力量、圣母和童贞玛利亚的祈祷,于1240年7月15日战胜了瑞典人……杀死了许多瑞典人。(Chronicle of Novgorod,1016-1471(trans. Robert Michell and Nevil Forbes,Camden Society 3rd series XV,London,1914).这本书不容易读,但生动地展现了东正教信仰的风格。)

涅瓦河战役的胜利让诺夫哥罗德共和国避开了瑞典王国的经济封锁,导致了1245年托马斯主教辞职,他认为向芬兰人和卡累利阿人传教的毕生使命已经失败(注:卡累利阿人是一个芬兰-乌戈尔语系民族,生活在卡累利阿地区,今天分属俄国和芬兰。生活在两国的卡累利阿人在历史、文化、宗教、语言有很大差别)。其实他过于悲观,4年后“卡尔·比耶”率领瑞典军队向今天的赫尔辛基周边地区发动了第二次瑞典十字军。随后的岁月里瑞典王国向这片地区输入的移民达到相当规模,永久改变了该地区民族构成。部分瑞典渔民穿过芬兰湾来到爱沙尼亚,在一些沿海小村庄定居下来。

但是在1242年爆发的冰湖战役(又称楚德湖战役、佩普西湖战役),入侵者并非是现代人以为的条顿骑士团入侵诺夫哥罗德共和国,事实上这支十字军是一支联军,虽然也有条顿骑士团参与,但是绝对不是主力,也不是全部都是条顿骑士团。在这里需要纠正以讹传讹的说法,事实上这支十字军包括了宝剑骑士团、条顿骑士团、来自爱沙尼亚的小骑士、两位丹麦王子卡努特和艾贝尔率领的丹麦军队、多尔帕特(今天爱沙尼亚第二大城市塔尔图)主教“赫尔曼·冯·布克斯赫夫登”(阿尔伯特主教的兄弟)领导的德意志军队、从普斯科夫流亡的雅罗斯拉夫公爵领导的罗斯军队。

这里得提一下两位丹麦王子,卡努特(1207-1260),是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二世的私生子。艾贝尔(1218-1252),是瓦尔德马二世与第二任王后所生的儿子,1250-1252年为丹麦国王。艾贝尔和兄长埃里克四世发生冲突,卡努特支持艾贝尔。埃里克四世被谋杀,艾贝尔可能就是幕后主使。

1240年9月,联军占领伊兹博斯克(位于今天俄国普斯科夫州,在俄国和爱沙尼亚边境附近),并击败了一支从普斯科夫开来的诺夫哥罗德援军。在围攻普斯科夫一周之后,十字军迫使普斯科夫守军有条件投降。十字军显然依赖了城内的盟友,可能是雅罗斯拉夫公爵的朋友,他们交出自己的孩子作为人质。十字军留下两名骑士和扈从作为驻留军,大概30-50人。十字军计划在这年冬季切断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贸易路线,尤其是他们听说“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公爵已经和主张与十字军议和的诺夫哥罗德市民翻脸后离开,前往由其父雅罗斯拉夫二世统治佩列亚斯拉夫(佩列亚斯拉夫在乌克兰中部,位于基辅南方95公里处,现在的名字是佩列亚斯拉夫-赫梅利尼茨基)。注:诺夫哥罗德市民担心与西方进口食品的贸易路线被切断,所以才主张与十字军议和。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东正教风格的“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画像

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二世于这年3月去世,王子们为了避免内战爆发都留在了国内。宝剑骑士团认为丹麦王国的继承危机并不是失去了一个盟友,而是有了夺回爱沙尼亚的机会。他们开始和爱沙尼亚境内愿意违反1238年《斯坦斯比条约》并尝试征服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丹麦封臣密谋。宝剑骑士团此次攻击诺夫哥罗德共和国也是没有条顿骑士团的许可、金钱、增援,完全是自己行动。

1241年4月之前,条顿骑士团、宝剑骑士团、丹麦封臣、爱沙尼亚原住民组成的联军占领了纳尔瓦以东卡累利阿人的土地。他们在科博尔建造了城堡,并以其为基地向东南方发动大胆的袭击,又一次打到了距离诺夫哥罗德不到20英里的地方。他们抢走了大量马匹,导致诺夫哥罗德农民在来年无法耕地。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宝剑骑士团版图

十字军派遣厄泽尔-维克(厄泽尔就是今天爱沙尼亚第一大岛萨雷马岛,维克就是今天爱沙尼亚莱内县)主教海因里希前往罗马,请求格列高利九世教宗任命他为即将征服地区的主教。他们的想法是为罗斯提供西方军事援助抵抗蒙古入侵,换取东正教会在罗马领导下和天主教会合并,重新统一基督教世界。普斯科夫和其它一些城市的罗斯人愿意接受这个条件,正如加利西亚的罗斯王公们做的那样。也正是普斯科夫的军事支持让西方人对诺夫哥罗德的攻势如此凌厉。因为西方人单凭自己的力量不可能有足够数量的武士来震慑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格列高利九世同意了海因里希的请求,命令隆德(隆德是瑞典南部城市,一度是北欧基督教的重要中心)大主教及其下属主教召唤他们的人民,“如同摩西,佩上利剑……披挂上帝的铠甲”,去保护爱沙尼亚的新皈依者。

教宗特使古列尔莫在1239年和1240年,他去了普鲁士、吕贝克和丹麦,试图促使各方达成和解,以免对十字军造成干扰。在这个关键时刻,安德烈亚斯不能拿立窝尼亚的骑士冒险,因为其他地方可能需要他们。安德烈亚斯还很清楚,最渴望进攻诺夫哥罗德的骑士是曾属于宝剑骑士团的反叛者,他们决心废除《斯坦斯比条约》,把条顿骑士团卷入与丹麦的战争。或许,因为安德烈亚斯仅仅是代理团长,他没有大胆决策的自信。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安德烈亚斯在1241年春季之后似乎并不愿意加入针对诺夫哥罗德的十字军远征。

更重要的是,与帮助十字军攻击诺夫哥罗德相比,安德烈亚斯·冯·菲尔本还有更紧急的问题要处置:他需要镇压厄泽尔的叛乱。这年冬天,他率军越过冰原,吓退了叛军。双方在这之后签署的和约保存至今,让我们能够深入了解十字军对其臣民的要求。第一,任何执行异教仪式的人将被罚款和鞭笞。第二,农民必须用船将税金送到里加或主教那里。第三,杀婴者将被罚款,杀婴的母亲应在连续九个星期日里被带到墓地,被剥光衣服鞭笞。第四,每年收税的时节,地方长官将在长老们的辅佐下主持司法。第五,杀害陌生人或同胞的凶手需缴付10马克的赔偿金,这是一笔巨款,需要得到氏族同胞的帮助才付得出来。简而言之,条约涉及方方面面,包括宗教、财政和社会问题,且有可能并未被之前的条约所涉及。条约还表明厄泽尔的爱沙尼亚人绝不是无助的农奴。“爱沙尼亚的主要水手和其他许多人”(Seniores de Estonibus Maritimae et alci quam plures)肯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否则团长签署的正式条约不会要求神父、修士、封臣、总军务官、大批骑士和“很多信众,有德意志人,有爱沙尼亚人”(multorum aliorum fidelium,Thewtonicorum et Estonum)出席。

与此同时,亚历山大公爵应邀返回诺夫哥罗德。低眉顺眼的市民确信仅凭自己无法与德意志和普斯科夫军队对抗,他们显然在之前的争议所涉及的所有问题上都妥协了。1241年末,亚历山大打败了纳尔瓦以东的德意志-丹麦驻军。很重要的一点是,他饶恕了西方人,允许他们赎回自己,但把爱沙尼亚人当作叛徒绞死了。这样一来他便表达了自己的有限目标:控制至关重要的边境地带,而不是把十字军赶下海;他的注意力主要放针对在蒙古人称王称霸的南方,而不是西方,他的意图仅仅是确保自己与鞑靼人交战的时候不会腹背受敌。一位德意志编年史家这样描写他于1242年3月5日进攻普斯科夫的西方驻军的情形:

他率领大队兵马进军普斯科夫。他带领由很多罗斯人组成的强大军队抵达那里,解放普斯科夫人,这些人欢欣鼓舞。他看到德意志人,没有犹豫很长时间。他们赶走了那两兄弟,将他们从自己的辖区赶走,击溃了他们的仆人。德意志人逃跑了……如果能守住普斯科夫,就能对基督教大有裨益,一直到世界末日。征服了一片富饶土地却不能好好守住它,是个错误……随后诺夫哥罗德国王班师回朝。《诺夫哥罗德编年史》相应的记述很简略:“亚历山大公爵占领了直到普斯科夫的所有道路,俘获了那里的德意志人和楚德人,把他们披枷带锁地囚禁在诺夫哥罗德。”

亚历山大率领一支相对较小的军队来到多尔帕特主教区,但赫尔曼主教的人马在一座桥梁处击溃了他的侦察兵,于是亚历山大撤退了。可能有一小队条顿骑士加入了对亚历山大军队的追击,这就让骑士团在此役中的贡献有所增加。

1242年4月5日,东正教军队和天主教军队在楚德湖(佩普西湖)遭遇,冰湖战役爆发,这场战役也将决定波罗的海东岸未来400年的格局。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罗斯“波雅尔”贵族重骑兵

楚德湖此时依然被冻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交战双方的军队都在迎接着这场决定命运的大决战,但是关于交战双方的兵力记载有不同说法。十字军在楚德湖左岸扎营,以白底红剑旗帜为标志。诺夫哥罗德军队在楚德湖右岸扎营,以白底双熊旗帜为标志。一种说法认为十字军兵力有12000人,4000名骑兵和8000名步兵。诺夫哥罗德军队有17000人,3000名重骑兵、4000名轻骑兵、10000名步兵(其中6000名装备弓箭和标枪的冰原猎手,4000名重步兵)。但是美利坚合众国历史学家“威廉·厄本”考证十字军兵力仅仅2000人,诺夫哥罗德军队兵力最多不会超过6000人。本文取一个比较靠谱的数据,十字军总兵力2600人,其中包括900名重骑兵和1700名步兵。诺夫哥罗德军队总兵力5000人,其中包括“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麾下的1000名征召士兵,诺夫哥罗德的2000名步兵,1400名芬兰和古斯拉夫部落士兵,600名携带弓箭的骑兵。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今天的楚德湖旧战场

虽然楚德湖冰面厚度可以承受重骑兵行动,但是并不可能全军都在冰面上厮杀,极有可能只有少量军队在冰面上厮杀,主力都在沿着湖边的岸上交战。

诺夫哥罗德军队首先抢占楚德湖东岸的一座温泉小岛,十字军发现这一情况后立马采取行动,以精锐骑士组成中路,步兵掩护两翼发动进攻。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中世纪骑兵战术

诺夫哥罗德军队将重骑兵部署在左翼,重步兵在右翼,轻步兵在中路,轻骑兵在第一线,“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自己和少量精锐在第三线担任总预备队。

十字军虽然兵力少,但是依靠精良的装备和猛烈的冲锋,击溃了诺夫哥罗德军队的第一线轻骑兵,诺夫哥罗德军队的弓骑兵射箭,但是几轮齐射的箭雨根本无法阻挡重骑兵冲锋,十字军的重装骑兵风驰电掣冲过箭雨,使用威力强大的夹枪冲锋冲垮了诺夫哥罗德军队的轻骑兵。

诺夫哥罗德军队却抓紧时间挖了一条浅壕沟,在湿软的土地上插了尖木桩。而击溃了诺夫哥罗德骑兵的十字军斗志高昂,他们在刚才击败敌军的先锋的战斗中几乎毫发无损,在侍从帮助下换了新的骑枪,向诺夫哥罗德军队的步兵阵地发起第二轮冲锋,骑士们高呼“神的旨意”发起了勇猛的冲锋。十字军骑士们的冲锋马上就遇到了诺夫哥罗德步弓兵的箭雨洗礼,但是这些重骑兵全速冲锋,诺夫哥罗德军队根本来不及进行第三轮齐射,十字军就已经逼近了壕沟边缘,开始前赴后继填平壕沟,并击溃了诺夫哥罗德军队第一排的长枪步兵,第二排步兵立刻顶上。十字军骑士纷纷下马步战,并用长剑砍断阻碍他们进攻的尖木桩。十字军步兵等后续部队也纷纷跟上和诺夫哥罗德步兵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十字军强悍的战斗力令诺夫哥罗德人胆寒,他们不断施压,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诺夫哥罗德军队把所有的战略预备队都投入了战斗抵挡十字军主力,在兵力占据两倍优势的情况下陷入了苦战。“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下令两翼军队包围十字军,面对诺夫哥罗德军队绝对优势兵力的围攻,十字军也力不从心,突然间冰面破裂,被压缩在狭小冰面上的十字军骑士们纷纷落入水中,残存的骑士和步兵纷纷撤退。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一幅16世纪手抄本描绘的冰湖战役插画

《立窝尼亚韵文编年史》简洁地概括了这场战役:

罗斯人拥有很多弓箭手,战斗打响,他们勇敢地攻击丹麦国王的部队。骑士团的旗帜很快在弓箭手当中升起,可以听得见利剑劈碎头盔的声音。双方都有很多人倒在草地上死去。随后骑士团的军队被团团围住,因为罗斯人兵力极多,能用六十个人包围一个德意志骑士。条顿骑士打得非常出色,但他们还是被一个接一个地砍倒。来自多尔帕特的一些人逃离了战场,捡回了一条命。共有二十名骑士团成员阵亡,六人被俘。

《诺夫哥罗德纪年史》记载:400名条顿骑士阵亡,50人被俘虏,剩下被杀者“不计其数”,诺夫哥罗德军队仅仅战死20人。

冰湖战役——天主教世界向东欧武装传教的终结

冰湖战役-十字军和诺夫哥罗德军队交战

事实上这两种说法都不靠谱,宝剑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损失的骑士人数仅仅相当于苏勒河战役损失的骑士人数的一半,可以迅速用预备队来补充兵力。“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也缺乏攻城器械,如果他乘胜追击,十字军依托木制要塞防御,罗斯军队是根本打不下来的。而且“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本人对于继续进攻十字军国家毫无兴趣,金帐汗国的入侵迫在眉睫,所以他必须采取应对。所以他向罗马天主教徒提出了慷慨的条件,十字军也立刻接受了:诺夫哥罗德人从普斯科夫和其他边境领土撤军,亚历山大释放战俘,德意志人释放人质。三年后,立陶宛人企图利用诺夫哥罗德的虚弱状态进犯,但被亚历山大打败。楚德湖战役在立窝尼亚和罗斯边境地带之外也引起了震动:库尔兰和普鲁士爆发了叛乱,条顿骑士团四面受敌,分身乏术。

“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最终选择了向金帐汗国的拔都汗臣服,当金帐汗国的使者来到他面前时,他为了保住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稳定政治局面,跟随使者一起去见拔都汗,表示自己的恭顺。后来他的弟弟触怒大汗的时候,他又赶紧送上许多礼物和巧妙的外交辞令充当和事佬。1259年,他也毫不犹豫的向本国发起反抗金帐汗国统治的起义运动举起屠刀。

西方人对诺夫哥罗德的进攻是诺夫哥罗德的一个危险时刻,但其危险程度可能没有某些人想的那么高。如果诺夫哥罗德被西方人占领,这个罗斯国家可能像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之后的拜占庭一样在短时间内被外国人主宰,并可能在政治和经济上受到重创,以至于无力抵抗从东方来的更危险的敌人,但我们很难想象十字军能永久性地压制罗斯文化、东正教会和罗斯贵族。如果金帐汗国都做不到这些,那么实力比蒙古人弱很多的西方人能做得到吗?冰湖战役的意义太容易被夸大了。从短期来看,此役对十字军的意义更大,因为他们向东方的武装传教结束了。从长期来看,罗斯人的记忆里有了一场战胜强敌的光荣胜利,这次胜利之所以特别突出,是因为胜利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过稀罕。

如果此役是西方人获胜,那么立窝尼亚和爱沙尼亚的局势会变得更加紧张。那些曾属于宝剑骑士团并全心全意支持这次进攻的条顿骑士可能会为自己招揽来新的责任,而条顿骑士团作为一个整体,就不得不加以接受。尽管宝剑骑士团的幸存成员继续抱怨他们没有得到恰当的支持(“主教……带来的人太少,骑士团的军队也太小”),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服从迪特里希·冯·格吕宁根团长。

总而言之,冰湖战役仅仅是停止了天主教世界向东欧的武装传教,但是并未给条顿骑士团和宝剑骑士团造成伤筋动骨的损失,无


标签:针对

相关文章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热文排行
评论互动
TAGS
买果酒

扫码加微信好友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
http://t.hlddkxh.cn/r/?tk=381801903f8b840e